KL:最近你在我们的画廊(东城区箭厂胡同)里办了一个展览,都是关于一些手工编织的绿帽子。这些帽子怎么来的?是什么突然让你办这个展览呢?

胡尹萍:这个展览是我母亲以前织的帽子,但是实际上这些帽子我不是为了展览而准备的。2015年的时候,我偶然回家时发现妈妈正织帽子装了两麻袋,心里很难受。我发现这是她日常中在做的工作。

KL:所以你妈妈的工作让你难受,因为她要花那么多心血在上面。你能讲讲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吗?

胡尹萍: 其实在我母亲那个年代,女孩子嫁人之前,要学习一门手艺。男人选择妻子时有个标准,会织毛衣的女人是吃香的,因为在当时的八十年代,生活很贫穷,一个女生要是会织毛衣可以让家里人都能穿暖和,这是一个很必要的生活技能。但是到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,中国进入快速发展阶段,家庭妇女为家人织毛衣的工作在慢慢被批量的工厂生产替代了,这门手艺也渐渐不被使用了。我是1983年出生的,当时的生活水品还是很低,在我童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穿的都是母亲给我手织的毛衣毛裤围巾,当时母亲缝缝补补给我穿,我姐姐哥哥穿过的会给我继续穿。

KL;你生活在邓小平改革开放这个背景下,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而你的妈妈依然未变,这个帽子就成了改革开放前后的标志?

胡尹萍: 哈哈,帽子代表不了那么多,谈不上表达,但确实在大环境下对个体是受到影响的,我们都是被大时代影响了的,其实国家的任何一个政策,波及到一个小镇,影响都很大的。我相信在我们这一代的,包括70年代末的人,都有穿过母亲亲手织的衣服。

胡尹萍:后来我上学离开家,到了外面的世界,突然被惊到了:哇,外面的世界好丰富啊,发现我妈妈织的毛衣很土,店里卖的衣服是那么新鲜,见都没见过的布料。上初中高中的时候,我会省钱去买一些当时很时尚的牌子:李宁,阿迪达斯,美特斯邦威这些,之后就不穿母亲织的衣服了,觉得土了。那段时间里,母亲渐渐不织毛衣了,因为大家也不穿了嘛。我们这个年代的人,因改革开放,各种政策,大学扩招,选择到北上广这种大城市生活和工作,这是中国很普遍的现象。我是这个浪潮中的一员。我离开老家,到成都去念书,再到北京生活工作到现在。现在两年回家一次。

KL:你老家哪儿的?

胡尹萍: 四川泸州。

KL:离成都多远呀?

胡尹萍: 离成都有三小时的车程。我是典型的小镇青年。哈哈哈。2015年的时候,我在成都有一个展览,我悄悄回了趟家,没告诉我妈妈。然后我发现她在织帽子。是因为有帽子收购商在我们老家来收帽子,一年去次,每个阿姨都要备货几百顶,她们自己买线,价格很低廉,线是劣质的,还有不来收购的风险。我问过母亲为什么又开始织帽子?她说打发时间。我们小镇很多人都打牌,但我妈妈觉得,打牌容易输钱,与其打牌还不如找点活赚点钱,她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妇女,她生活是,洗完衣服的水是必须要冲马桶的。

KL:你母亲和我母亲很像诶。

胡尹萍: 这很正常,父母出生在50-60年代,中国计划经济时代嘛,当时物质匮乏,他们习惯一种生活方式:节约,这是长期的生活习惯,加上她有这么一个手艺,她就觉得“有人给钱,干嘛不织”哪怕1块钱。但那个毛钱非常差,她的手都织出水泡了

胡尹萍:因为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告诉她,我希望她能有正常的状态不收干扰,为此我需要做大量的工作,为所有接触的东西都要预先排演好,我希望把她保护起来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像是艺术家,更像是导演,像现实里的剧场电影。

我发现她织帽子的事情后,我想帮她改进下毛线。我想找个人替代我去收藏我妈妈的帽子,肯定不愿意为我做“自己人不能赚自己人的钱”,我找了一个大学同学,让她扮演外贸商去收我妈的帽子,并且给她好价钱,我妈妈果然答应了。我帮朋友取了个新名字叫小芳。我妈妈不会说普通话嘛,我就让她用微信联系小芳。小芳一般给我妈妈付款都直接微信转账,刚开始,她相信网络,但是交易几次之后,她渐渐发现还是挺可靠的,然后她开始了和小芳的“互联网生意”直到现在。但她只会在微信上收红包,不会转账发红包。后来一位朋友偶然知道这事并推荐给箭厂做了这次展览。去年12月份低实施了这个项目。我不想卖我妈的帽子,我只想收藏她的时间。但很多人想买,我想有人喜欢能佩戴也是价值的一种。工厂机器做不出来,只能找人工手做,她说过她的邻居很羡慕她。

之后我假冒成一个公司,找这些阿姨织帽子。截止目前有30-50人在织,老家都没人打麻将了,麻将馆都快倒闭了,麻将馆老板现在也开始织了。在他们眼里,小芳就是她们的”老板”。小芳现在一直在四川准备其他不同颜色的帽子,因为单单绿色的话,很难卖出去,中国人不喜欢戴绿帽子。

KL:你打算卖多少钱?

胡尹萍: 价格在几十到三百之间,根据不一样的毛线质量而定。我现在做的品牌叫胡小芳,我想把胡小芳做成一个纯手工织品品牌,把这种童年的温暖分享给更多的人,并且我希望那些会织帽子的阿姨都有工作,这帮妇女都太无聊了,天天都在家带小孩,现在有工作也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

KL:你妈妈会不会发现啊?

胡尹萍: 目前还没发现,她现在很忙,因为有30多个人在一起织毛衣。因为这些阿姨在上岗之前,要学三天,才能独自织毛衣。

KL:这些图案,款式都是你妈妈设计的吗?

胡尹萍: 是的。

KL:绿帽子不那么畅销,你为什么还让妈妈织绿色的毛衣呀?

胡尹萍:因为绿色保护眼睛啊。

KL:你希望能赚多少利润?你觉得自己卖的价格高不高?你想不想多赚点?你觉得艺术比利润更重要吗?

胡尹萍: 其实我希望赚钱,因为这样就可以让这些阿姨能长期有这份工作。但我本身不依靠这个赚钱。赚钱了就能运转自负盈亏,我不能一直投入,让阿姨们有一份相对的生活来源和一份有意义的工作。我不觉得这对我的艺术有损耗,如果艺术的定义狭隘到这样,我宁愿不做艺术。我做这事的初衷是为了母亲,现在能扩大到家乡的阿姨们,为何不做呢?不是所有在画廊里展示的才是艺术,艺术是无处不在的。

胡尹萍

从事艺术创作,针织品开发

于3月10日东城区箭厂胡同赛stuff’d采访

© 2017 HUYINPING STUDIOS
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